Facebook策划“反TikTok”运动

2022-04-12 发布 0条评论

Facebook专页赞买粉丝,加关注,刷评论,买点赞,刷观看量。请加微信zhideshua

一条网传路透社的消息称,字节跳动2021年全年总收入约580亿美元(369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0%,其中广告收入占比77%,达到近2800亿人民币,超过2020年全国广播电视行业1940.06亿人民币的广告总收入。

  字节跳动随即在3月30日晚发出辟谣,表示经查证,网传“字节跳动2021年广告收入超全国电视台总和”系谣言,且表示路透社从未发布字节跳动广告收入超2800亿人民币新闻。

  不过,根据《科创板日报》从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处获悉,字节跳动国内广告收入下滑的同时,海外TikTok广告收入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00%。

  风光无限的TikTok,也引得美国社交大哥Facebook大为不满。

  美东时间3月30日,《华盛顿邮报》发布了一篇报道,指出Facebook的母公司Meta正在与科技咨询公司TargetedVictory合作,策划一场全美范围内的反TikTok活动。

  《华盛顿邮报》拿到了TargetedVictory的内部邮件,从这些邮件来看,该公司通过媒体和游说活动打击TikTok,将其描述为对儿童乃至整个社会的威胁。

  在一些邮件中,TargetedVictory非常有针对性地询问其合作伙伴:“在你那边有没有什么TikTok的不良热门趋势或者故事?”

  “最好是能有类似于‘从跳舞到危害:TikTok是如何成为对孩子最有害的社交媒体的’的故事。”

  在一封二月的邮件里,TargetedVictory的一位董事称需要将“信息传达出去,即虽然眼下Meta是众矢之的,但其实TikTok才是真正的威胁”。

  对于硅谷来说,TikTok无疑已经成为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去年9月,TikTok宣布其全球月活用户数突破10亿。12月,网络服务公司Cloudflare公布了2021年全球流量报告,TikTok战胜谷歌,成为2021年全球访问量最高的网络平台。

  TikTok的快速发展正在令社交媒体大哥Facebook忌惮。2021年,Facebook前员工弗朗西斯·豪根曝光了大量内部文件,其中有一份报告中Facebook的研究人员表示,青少年在TikTok上花费的时间是Instagram的“2~3倍”,而且Facebook在年轻人中的受欢迎程度直线下降。

  在流失用户的焦虑之外,Facebook近年还深陷泥潭,因为垄断、用户隐私泄露、不实信息猖獗、危害青少年心理健康等问题备受舆论压力。拿TikTok开刀,可能是有争夺用户和转移炮火的双重考量。

  这些电子邮件,在此之前从未被报道过。针对邮件中揭露出的反TikTok运动,TargetedVictory拒绝做相关回应,只是表示它已与Meta合作好几年了,并且“为我们所作的工作感到自豪。”

  Meta发言人安迪·斯通(AndyStone)则辩称:“我们认为,包括TikTok在内的所有平台都应该面对与其成功相一致的审查。”

  TikTok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一些报道中出现的所谓TikTok流行趋势,实际上在平台上并没有被发现,并称TikTok对此“非常关注”。

  A

  在社交媒体上的“流行趋势(Trends)”,指的是流行在网民当中的一些内容,比如冰桶挑战、手指舞,或者是秀肌肉的“光剑挑战”,一般是从一个发起者到越来越多的人模仿。

  而青少年群体喜欢在社交网络上展示夸张的不良行为,一直以来困扰着所有的社交媒体,包括Facebook。

  据报道,TargetedVictory有一份名为“TikTok糟糕片段”的谷歌文档,包含若干新闻报道链接,这些报道都是说TikTok是一些不良的青少年“流行趋势”的始作俑者。TargetedVictory会鼓励其合作者在当地市场推广这类报道,以给立法者施加压力,促使他们采取行动。

  TargetedVictory试图强调的其中一个流行趋势是“高难度偷窃挑战(deviouslicks)”,说白了就是展示自己在学校偷的东西,该挑战在欧美学生中非常流行。

  这个挑战在TikTok上的确很火,去年9月仅仅半个月就有7万多条视频发布,收获1.75亿次观看。参与挑战的青少年无所不用其极,全班的手机、马桶、灭火器、教室的挂钟……都不能幸免。

  根据那个谷歌文档,TargetedVictory在华盛顿、马萨诸塞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等多地的当地媒体都发布了关于TikTok“偷窃挑战”的相关报道。

  最终,一名参议员写了一封信,呼吁TikTok高管在参议院小组委员会面前作证,并称该APP“一再被滥用,鼓励了有害的行为”。

  但尴尬的是,播客网站Gimlet的AnnaFoley做了一番调查,发现“盗窃挑战”最初实际上是在Facebook上传播的,而非TikTok。

  到了10月,TargetedVictory致力于在地方新闻媒体散布“TikTok扇老师挑战”的谣言,但实际上TikTok上并没有这个挑战。而美国媒体Insider最先发现,该挑战的发源地也是Facebook。

  在把火引到TikTok身上的同时,TargetedVictory也努力让当地的报纸、广播节目和电视节目对Facebook进行“积极报道”。

  TargetedVictory已经和美国各地数十家公关公司签约合作,以帮助影响公众对TikTok的看法。

  2月,Meta发布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Facebook的全球月活跃用户数29.1亿,日活跃用户数19.3亿,相比第二季度下降50万人。

  这也是Facebook创办十八年以来,首次出现活跃用户数下降的现象,公司创始人、CEO扎克伯格当时告诉投资者,TikTok是一个主要阻碍。

  其后,Meta宣布在全球向所有Facebook用户开放短视频功能Reels,Reels功能2020年8月最早在Instagram上推出,目的是和TikTok扳手腕。此番全球开放,扎克伯格加大了对TikTok的反击力度。

  其中一些反TikTok的邮件,是在今年2月发出的,不难想象出于竞争考虑打击TikTok会是Facebook的一大动机。

  除此之外,“转移炮火”也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动机。

  2020年,扎克伯格在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听证会的开场白当中,就提到了TikTok,称其是“增长最快的应用程序”,似乎是以此安抚对Facebook垄断社交媒体的担忧。

  B

  除了引导媒体报道以外,TargetedVictory还有一招是在全国范围帮忙发布针对TikTok的专栏文章和“读者来信”。

  3月12日,《丹佛邮报》发布了一封读者来信。这封信来自一位“担心”的“新手父母”,信中说TikTok对儿童的心理健康有害,还提出了对其数据隐私安全的担忧:“许多人甚至怀疑中国在故意收集我们孩子的行为数据”。此外,信中还支持成立州检察长们组成联盟,调查TikTok对美国青年的影响。而这封读者来信,正是由TargetedVictory帮忙编排的。

  同一天,另一封非常相似的、由TargetedVictory起草的读者来信在《狄盟市注册报》上发布。安克尼地区民主党主席玛丽麦克亚给这封信签了名,在3月7日的一封邮件中,TargetedVictory吹捧了她的资历,并且说“信上有了她的名字,会对立法者和相关利益者产生很大影响”。然后,邮件中还鼓励其他州的合作伙伴有机会也加入到竞选活动里去。

  在一封上周发送给合作方的邮件中,TargetedVictory要求每个团队“准备好分享你们手里正在处理的评论文章”。而后可以看到TargetedVictory的代表发问:“科罗拉多州和爱荷华州,你们能谈谈手里的评论文章吗?”

  这些邮件显示出TargetedVictory如何有效地布局反TikTok的内容,而且在过程中让人完全看不出背后有一家与Meta合作的公司。

  TargetedVictory的这套打法,其实更像是政界互斗的方式。这家公司2012年作为共和党数字咨询公司创立,创办者就是那年米特·罗姆尼竞选团队的数字总监。

  对竞争对手发起攻击,这事儿Facebook不是新手,行动总有点政界味道也几乎成了Facebook的特点。

  2018年,剑桥分析丑闻引发全球对Facebook隐私规则的愤怒,Facebook与华盛顿的一家咨询公司DefinersPublicAffairs合作,抨击批评者和包括苹果和谷歌在内的其他科技公司。

  这次行动被《纽约时报》报道了出来,随后Facebook表示停止了与Definers的合作。

  到了2019年,Facebook面临反垄断调查,于是推动成立了一个政治组织,旨在说服华盛顿立法者,硅谷对美国经济至关重要。

  根据根据OpenSecrets汇编的数据,Meta在联邦游说方面的支出超过了美国最大的六家公司和行业集团,去年支付了超过200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