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B站无法成为音乐人的YouTube?

2022-04-03 发布 0条评论

YouTube买粉丝订阅,加关注,刷评论,买点赞,刷观看量。请加微信zhideshua

“以前如果要火,是从线下到线上,而现在的逻辑反了过来,先是线上再转线下”,一位乐队成员兼livehouse老板告诉音乐财经。如果想要办演出,演出主办们为了票房有保障,更欢迎有流量的“网红”乐队,他们通常会问你要网易云和QQ音乐的账号,甚至会观察演出者所有社交媒体平台的粉丝数据,有的就连你作品在朋友圈被分享的次数也不放过。

  在海外,线上平台的重要性更加明显。近十几年里,走红的贾斯汀·比伯JustinBieber、黄老板EdSheeran、盆栽哥TheWeeknd、断眉CharliePuth、萌德ShawnMends、坏邦尼BadBunny等等都是从YouTube等线上平台开始自己的音乐生涯并为人所熟知的。

  YouTube成就了一众如今耳熟能详的音乐人,反过来,音乐也成就了YouTube。YouTube在2015年推出了自己的音乐流媒体应用YouTubeMusic,并在2020年取代GooglePlay音乐,成为Google音乐流媒体的主要品牌。

  据谷歌高层PhilippSchindler声明,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音乐视频占YouTube用户观看时长的25%。YouTubeMusic付费和使用订阅用户超过5000万。而YouTube自称在2020年6月到2021年6月间,为音乐行业支付了40亿美元。

  在国内,最可能复制YouTube在音乐方面成功的非B站莫属,并且B站也在不断扩充音乐内容,同时对音乐UP主给予扶持。

  曲库方面,B站一直在不断完善之中。2020年,B站获得索尼的4亿美元投资和曲库MV授权,后又陆续与QQ音乐、环球音乐达成深度战略合作,与太合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华纳音乐中国、爱贝克思、相信音乐、摩登天空、草台回声等也纷纷入驻B站,为B站提供了大量的MV资源。

  音乐人方面,B站从2019年起就陆续开始扶持音乐Up主,挖掘新兴音乐人。曾推出过“音乐星计划”和“音乐UP主培养计划”,以六大资源体系发展音乐向内容,系统化地扶持优秀音乐内容创作者。在之后的时间里,B站还推出了多档原创音综,《说唱新世代》、《我的音乐你听吗》,挖掘优秀独立音乐人。B站与88rising一起推出厂牌“W8AVES”(万悟),将《说唱新世代》八强和阿达娃、AK(刘彰)收入囊中,并为其打造音乐旅行综艺《造浪》,为厂牌音乐人造势。《我的音乐你听吗》节目中不少音乐人也签入B站的艺人音乐经纪厂牌“干杯音乐”。

  尽管音乐区是B站最早的分区之一,但如今风头却不如生活、知识等大区。

  据新榜统计,2021年B站涨粉百万UP主中,只有5%来自音乐区。2021年B站千万播放原创视频中,音乐区视频只占10%。要知道,2015年,也就是YouTube十周年时,播放量最多的10个视频中,音乐视频就占了9个。两个视频平台的音乐比重可以说还有很大差距,又或者说,B站的音乐区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而且,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看到从B站出圈而获得大量关注的音乐人。

  那么,对标中国版YouTube但为何B站没成为音乐人的YouTube呢?

  B站不是听歌的地方

  在留学生小虹(化名)的眼中,B站和YouTube在音乐方面有极大的差别。对于很多海外的人而言,YouTube不仅是看视频的平台,也是免费的听歌软件。相比免费版的Spotify,YouTube的听歌体验差别并不大,同样有海量歌曲,算法推荐,不仅如此,还比Spotify更方便观看MV。甚至还有网友想出开发插件等办法让YouTube网页可以后台播放。

  除此之外,YouTube上有非常多优质翻唱和改编音乐内容。比如超过550万订阅的“ScottBradlee’sPostmodernJukebox”、超过90万订阅,由Patreon创始人JackConte建立的“ScaryPockets”、有1750万订阅的“JFlaMusic”、311万订阅的“ChloeMoriondo”等等。既可以作为背景音乐播放,又可以作为演出视频欣赏,这是YouTube相较于Spotify一类音乐流媒体平台的独特优势。

  所以回国后,小虹也曾尝试用B站听歌,但发现这一功能在B站并不成立。

  首先是B站没有播放列表,不方便建立自己的歌单并随机播放。即便可以把歌曲添加到收藏夹,但收藏夹竟然也没有随机播放。

  这时小虹才意识到YouTube听歌的“丝滑”之处。在YouTube上,只要随便点进一个MV视频,界面右侧就会推荐一些用户之前听过的歌,并夹杂一些用户可能感兴趣的歌,如果当前歌曲播放完毕之后,用户没有主动退出,YouTube就会根据右侧的歌曲顺序自动播放下去。除此之外,右侧还会自动生成多个合辑,一个是当前播放歌手的歌曲合辑,另一个是“我的合辑”,即用户平时常听的一些歌曲,除此之外,还可能生成同类型音乐的合辑。有外媒称YouTube甚至相当于一个音乐搜索引擎。并且YouTube也是全球第二大搜索引擎,仅次于谷歌。

  其次,YouTube的成功也是有历史原因的。据熊猫堂企划团队的小德回忆,YouTube在音乐流媒体还没兴起的时候,已经和MySpace一起,成为海外乐迷发现好音乐和发掘音乐人的地方。而很多音乐用户,也是选择YouTube作为听歌的首选平台,会做自己喜欢的音乐的视频playlist循环播放等等。这样的小生态在音乐流媒体还没兴起的时候已经扎稳了根基。

  而B站在国内是和音乐流媒体甚至社交媒体的音乐功能一起发展成长的,流媒体例如网易云有发力在音乐短视频,微博音乐当年也有发力基于视频的音乐MCN,所以国内提供给音乐人和乐迷通过视频去发现音乐的渠道相对多样一些。

  除了历史背景造就了YouTube和B站的不同,还有一点在于两个平台受众的巨大差异。虽然近年来B站频频传来“破圈”的争议,但B站的用户群体仍然极具圈层属性。2019年数据,B站的用户主要集中在30岁以下,也就是“Z世代”的90后、00后,占比达73.7%。B站2020年Q1数据显示,新用户平均年龄20岁左右。然而,YouTube受众则广得多,34岁以下用户仅占34.7%。

  这一点在音乐区同样有所体现。以B站音乐区为例,在这个区中,粉丝最靠前的Up主大多和古风、二次元相关。拥有145万粉丝的音乐区Up主“面筋哥-程书林”在平台的走红就是因为他在电视节目中唱原创歌曲《烤面筋》,并在B站有了大量鬼畜视频而受到关注。

  更有UP主告诉音乐财经,在B站上做音乐人和做其他的没什么区别,都是做视频博主。即便是音乐区,你也很难不看到鬼畜。

  例如,B站第一个粉丝量破千万的Up主老番茄原本是游戏娱乐解说人,但他也是音乐区最受欢迎的Up主,音乐区投稿《我不干啦》播放量超过299万,和UP主某幻君共同推出的单曲《摇人Shakeman》达到了711万播放量。B站文化还诞生了一种特色说唱,“鬼畜说唱”,代表作有《你那叫说唱厂牌吗》(另称:大唐Cypher),播放量达到3964万。

  可以说,如今的B站虽然相较以往有所破圈,但相比YouTube,平台的受众仍然不具有广泛性。